家長群變“壓力群”“夸夸群”,到底誰之過?

來源:新華網 日期:2020-11-06

(圖表·漫畫)[新華視點]不堪重負

  新華社北京11月5日電 題:家長群變“壓力群”“夸夸群”,到底誰之過?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我就退出家長群怎么了!”日前江蘇某家長的一句心聲,激發了很多家長的強烈共鳴。原本為幫助孩子成長、加強學校與家庭溝通而設置的學校家長群,演變成“壓力群”“夸夸群”,到底是誰的責任?背后折射了教育領域哪些深層矛盾?

  家長吐槽:家長群壓力多多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家長對家長群的吐槽主要集中在四重壓力上:

  ——第一重:群多、信息多、回復多、點名多,很多人覺得學校家長群比職場工作群還令人緊張。

  “每天下班打開家長群一看,未讀消息至少上百條。”家住重慶市渝北區的譚悅是一位二孩媽媽。她手機里除了最常見的班級群,還有專門用來布置作業的群、各種幼兒園興趣班群等,大大小小算下來有十多個。

  “稍不注意,重要通知就會被各種回復淹沒。”貴陽市民王國良說,之前因為沒及時回復,他曾被老師點名批評,于是專門將家長群置頂。另有家長表示:“家長群成了‘奪命call’?;貜屯砹它c名,作業批錯了點名,孩子考不好也點名。”

  “雖然國家要求學校減負,但實際上現在很多小學生作業負擔依然很重。相當一部分作業,學校要求家長一起陪同才能完成。要是做不好,會被老師點名或直接曬圖,壓力真的很大。”一位家長對記者說。

  ——第二重:除了繁重的課業內容,各種攤派的刷票任務也令家長煩不勝煩。

  一些學校參加比賽、評比,會把投票任務分派到各個班級,班主任在家長群發動家長及其親友點贊、投票,還要求上傳投票截圖。

  ——第三重:在上述“剛性作業”之外,各種排名、攀比的無形壓力,更令家長緊張、焦慮。

  很多家長反映,雖然教育部門嚴禁以任何形式、方式公布中小學生考試成績及排名,但仍有一些學校老師用各種方式在群內對孩子的成績進行比較、點評。

  山東省一所私立學校的學生家長章女士說,其實有些功課完成后在書面打卡表上體現就可以,但有些家長非要拍視頻發到群里,這家孩子寫了三篇功課,那家孩子就要四篇。“本來我們有自己的學習安排,現在每天打開手機一看全是這些東西,瞬間就焦慮了。”

  ——第四重:為讓孩子得到老師特殊照顧,一些家長在群內對老師進行夸張的贊美、追捧,家長群成了“夸夸群”。

  受訪的多名家長提到,群里老師一旦發話,就有不少家長湊趣,圍著老師長篇抒發感激心情。一些家長喜歡用詩詞歌賦來贊美老師,沒那么“有詞兒”的家長會覺得落后、別扭,還有急壞了的家長硬是找同事幫忙拼湊打油詩。

  權責界限不清、規定落實不力

  “變異”的家長群,折射出家校之間權責界限不清、相關教育規定落實不力等問題。

  重慶市政協委員、西南政法大學教授程德安認為,造成社交平臺上出現矛盾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家長和老師對家長群的性質未達成共識,對彼此在平臺中應扮演的角色沒有清晰的認知。

  專家認為,學校和家庭教育之間的責任不能混淆,前者以共性教育為主,后者則應以素養、個性化培養為重。

  此外,針對家長批改作業、教師發布排名等現象,相關部門也出臺了規定,但一些地方落實不力。

  2018年12月,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的《中小學生減負措施》明確規定,教師不得給家長布置作業或讓家長代為評改作業,嚴禁以任何形式、方式公布學生考試成績及排名。但在一些地方,此類現象依然屢禁不絕。

  一些教師反映,減負政策并未有效落實,教師負擔太重,不得不“甩鍋”給家長。廣州一所中學的老師說,老師除備課教學外,還有教研、培訓、批改作業等任務,有時還有上級部門下達的其他任務;因課表容量和在校課時有限,有些任務只能靠家長幫助完成。特別在小學時期,孩子學習習慣尚在養成,需家長深度參與到家校共育中。

  也有老師表示,部分教師自身的確存在問題,不能嚴于律己,缺乏責任擔當,在與家長溝通和家校協同過程中,方式方法也欠妥,給家長和學生帶來更多壓力。

  專家認為,家長群所反映的焦慮與壓力,也有部分來自家長。望子成龍的期待、在激烈競爭中勝出的欲望,令一些人有意無意加劇了家長群的攀比氛圍。

  回歸本源:設定規則、明確邊界、切實減負

  “群要有群規。”一位家長表示,家長群方便快捷、交互性好,但要明確規則才能更好地發揮作用。

  如北京市教委2019年發布通知,規定群內不得發布學生成績、排名,不得發布與教育教學無關信息。要尊重學生隱私,不刷屏問候、點贊等。北京一位家長表示,目前群內老師發布通知后,家長一般都無須回復,也不會錯過重要信息,感覺“很清凈”。

  有專家表示,需對教師在群內溝通內容加強規范與引導,如關于孩子個人情況的溝通應盡量回避家長群,老師可選擇打電話、私信或面談等方式,既保護孩子的自尊心,也能更深入平和地了解情況,更有利于問題的解決。

  此外,家校之間需明確哪些內容屬于共育范疇,邊界要清晰,不能無限制地把原本該學校承擔的教育教學任務轉嫁給家長,增加家長負擔。如學生心理健康教育、德育、勞動教育等,可以多些家校共育的內容;學生學科類的學習應該適當減少家長的關注度,這有利于緩解家長焦慮、促進學生身心全面發展。

  專家表示,應進一步厘清家校共育關系,既要有效約束老師在班級管理中權力過大的情況,也要充分調動家長參與孩子教學成長的積極性,并做好相關監督管理,促進家校更良性地互動。

  受訪基層教育工作者表示,減輕老師和學生負擔不應是單純的一句話,而要真正落地。對于學校中存在的形式主義或非教育教學任務要堅決清理,為教師和學生營造更加寬松的環境。此外,建立科學評價體系、有效引導學生、合理疏解教育焦慮才是長遠之策。(記者舒靜、鄭天虹、駱飛、柯高陽)

    A+
聲明:本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