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上中國漁船的日本老艦,卻有人民海軍到055大驅才趕上的本事

來源:中華軍事 日期:2020-04-03

隨著日本網友發布了DDG172“島風”號防空導彈驅逐艦與中國漁船碰撞后的最新照片,該艦在這次事件中的受損情況也很清楚了,只是在直升機甲板左舷下方的“先任海曹室(資深士官室)”附近被開了一個1米×0.2米的洞。從該艦停泊在鹿兒島灣內下錨,沒有急著進入碼頭乃至船塢修補來看,這次撞擊對其結構沒有太大損傷。

▲可以說也是看了好幾遍才看出來

該艦之所以出沒在距離舟山只有150km左右的海域,其官方理由是執行所謂“聯合國對朝禁運”的監視行動,這一點我們已經在中分析過,在此也不再贅述。

作為海上自衛隊的“野戰兵力”——護衛隊群中最老(艦齡32年)的一艘驅逐艦,生涯末期的“島風”還能活躍在搞事兒一線,與其在海上自衛隊驅逐艦中率先使用的全燃聯合動力(COGAG)有一定關系。

▲雖然海上自衛隊在“初雪”級多用途驅逐艦上就實現了全燃動力,但其采用的全燃交替(COGOG)與全燃聯合(COGAG)動力系統的設計難度也是不同的,后者能夠獲得更加強勁的動力,而且相比同樣采用COGAG的“朝霧”級,“旗風”的巡航主機和加速主機型號不同,技術難度更高

而在“島風”服役時尚未開工建造的052型導彈驅逐艦,使用的還是延續到052D型的柴燃交替動力(CODOG)。至于上世紀70年代研制的(老)055型大型導彈驅逐艦上,雖然在50多個方案里也有采用全燃交替/聯合動力的(如1978年10月方案,就是采用和“旗風”/“初雪”的加速主機相同的英制奧林普斯TM3燃氣輪機,正常排水量7800噸),然而當初在關鍵的燃氣輪機動力裝置、可調螺距螺旋槳和軸系上,我們還是只能尋求從英國羅·羅公司和瑞典卡米瓦公司引進。

雖然英國人當時也算是求財心切,在1979年向我們提出了三個關于老055的建議方案——基本上都是圍繞英制燃氣輪機動力裝置和“海標槍”艦空導彈系統來的,國內還按照B方案進行了相應修改設計;但昂貴的系統引進經費等因素,最終還是讓老055成為了一個局外人至今不知外觀如何的歷史謎團。

▲連051S的設想圖都與真實方案相差不少,更不要說老055了

而在老055下馬之后,人民海軍在國產驅逐艦的動力系統上,長期沿用了兼顧經濟性和戰斗力的柴燃交替動力,直到新一代055之前。在此期間,雖然我軍也通過友好交往渠道接觸了幾次外軍的全燃動力艦艇,但其中能算是有過一點緣分的,也只有上世紀90年代初期和紅海軍的一型“遺腹子”打交道的短暫經歷。

1992年12月,我軍派出了一個以曾任海軍副司令員的張序三將軍為團長的考察團,考察了俄羅斯西部地區的主要造船廠,初步探討了引進俄制艦艇的可能性。幾乎與此同時,1992年12月14日,被西方稱為“無畏Ⅱ”級的11551型首艦“恰巴年科海軍上將”,在俄羅斯加里寧格勒“琥珀(音譯為揚塔爾)”造船廠下水。

▲由于在蘇聯解體后,加里寧格勒(圖中左下角)已經成為俄羅斯的一塊“飛地”,使得考察該艦及其所在的“琥珀”造船廠(紅點位置)并不容易

與1155型大型反潛艦相同,1155.1型的主動力系統也是兩套М-9型燃氣輪機組,該型燃氣輪機組由1臺8000馬力的М-5型巡航用燃氣輪機和1臺22500馬力的ГТУ-12型加速燃氣輪機構成,兩組燃氣輪機組各驅動一根軸系。這種俄式全燃聯合動力,能將滿載排水量8000多噸的11551型推動到近30節的高速。

▲11551型保持了1155型出色的反潛能力,足以用于掩護航母;但對于當時以近海作戰為主(不適合當時的先進大型核潛艇活動)、反潛壓力相對較低的人民海軍來說,這并非最為急需補齊的那塊短板

然而這套昂貴的燃氣輪機機組和更為龐大的艦體,都使得11551型的價格要比956型昂貴一些。比如說“恰巴年科海軍上將”自己,1997年之前的建造進度都非常緩慢,直到俄羅斯有石油巨頭為之捐贈10億盧布之后,才得以完成建造,并于1999年1月28日交付俄羅斯海軍。

▲另外,為了盡快清出船臺空間用于接收民船業務,緩解經濟壓力,和首艦于1989年同時開工,但進度較低的2號艦“巴西斯蒂海軍上將”在蘇聯解體后不久就被拆毀,導致俄方無法在較短的時間間隔內向我方交付兩艘同型艦,這是一個比費用更重要的原因

另外更關鍵的是,雖然11551型配備了和956型相同的3M80“馬斯基特”超聲速反艦導彈,但其防空導彈系統仍為和1155型相同的“克里諾克”。即使使用垂直發射系統的它,具備更好的多目標攻擊能力(前后兩座制導站最多可同時攔截8個目標),其12千米的射程意味著它只能提供單艦防空能力,與海紅旗-7沒有本質差別,這并不符合人民海軍當時渴求具備編隊防空能力的戰艦這一需求方向。

▲加上俄方對其推銷力度不算很大,使得這型外形優美的大型驅逐艦和我軍的緣分,甚至還不如俄方曾一度大力推薦的11661(也就是如今越南海軍的主力艦“獵豹”級)更深

不過“恰巴年科海軍上將”1999年服役之后,還是一度與同期服役的“彼得大帝”號核動力戰列巡洋艦成為俄北方艦隊最為新銳的大艦,甚至讓人產生了“庫羅耶多夫(時任俄海軍司令)中興”的幻覺;即使不久后的“庫爾斯克”號核潛艇沉沒事件給了北方艦隊很大的打擊,但在之后的歲月里,兩艦仍然相當活躍。

▲作為各自型號里事實意義上的“獨苗”(“彼得大帝”的同型艦“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至今未完成改裝重新入列),它們也算是同病相憐

2014年,“恰巴年科海軍上將”進入“小星星”造船廠開始了漫長的修理改裝之路,圍繞其是否會完成全面提升防空、反艦作戰能力的“垂發化”大改裝的分析也不絕于耳;但六年過去,不僅其改裝內容成謎,它何時能夠回到北方艦隊更是個未知數。雖然俄海軍2018年宣布的時間表是,它將在2021年和“納西莫夫海軍上將”號一起回歸,但參照俄其他大艦的改裝工期,這事兒怕是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信。

▲2017-19年的“恰巴年科海軍上將”照片,很難說該艦的改裝到了什么程度,只能說是......“在做了”

而今對于人民海軍來說,全燃聯合動力早已不再是羨慕和盲目攀附的目標,而成為了根據自身需求,在大型水面艦艇上合理應用的選項。隨著下一代國產大功率艦用燃氣輪機的研發,以及未來艦船綜合電力技術的引入,全燃動力還將在人民海軍中迎來更加廣闊的未來。

▲體現了我國“集中力量辦大事”傳統的“兩機專項”,有望在未來結出更多碩果

    A+
聲明:本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