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宣布勝利,世界將要發生的十大變化

來源:牛彈琴 日期:2020-11-08

一覺醒來,特朗普期望的奇跡沒有發生。

相反,形勢更急轉直下。

1,美國各大媒體:CNN、NBC、A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怂?,等等等等,都宣布:拜登贏了。

2,拜登發推:美國人民,我很榮幸你們選擇我來領導我們偉大的國家……他推特上的注解,也已改為“當選總統”(President-Elect)。

3,德國的默克爾、法國的馬克龍、加拿大的特魯多、印度的莫迪,等等,紛紛發表聲明或賀電,祝賀拜登當選;哪怕特朗普最喜歡的英國首相約翰遜,也立刻發聲明,祝賀拜登勝利,并期待緊密合作。

當然,特朗普仍不認輸,發推宣布:我以很大優勢贏得大選……

怎么說呢?

畢竟還有很多官司,多少總有一些懸念,只是在這些西方媒體和政要眼里,“拜”局已定,這更多是鬧劇式的懸念了。

反正,不管從哪個角度看,美國最戲劇性的四年,以最最戲劇性的方式要結束了。

大戲還在上演,但最關鍵的,還是接下來,美國和世界會怎么樣?

個人觀點,對世界而言,至少十大變化吧。

變化一,

全面撥亂反正。

別忘了,拜登競選時就承諾:我保證,我將在上任第一天就撥亂反正。凡是被特朗普顛倒過來的,大概率又會再顛倒過來;凡是特朗普鐵定要去做的,有些真不必再去做了。當然,最緊迫的是內政,譬如健保法案、富人稅、槍支管制等等,估計又會被翻過來。還有口罩,該戴就得認真戴。這應該是世界最頂級的翻燒餅了,而且是美式的,我們也算開眼了。

變化二,

開始積極入群。

特朗普的一大特點,看不爽,老子退群!管你什么洪水滔天。特朗普向右,拜登就向左。白宮新變化后,那就是入群、入群,積極再入群。拜登已經承諾,上臺第一天,就重返WHO,大概率吧,他還會重返巴黎公約,甚至不排除重新加入特朗普一腳踢開的TPP(現在已成為CPTPP)。過去四年,折騰一遍;未來四年,重來一遍。退群震驚世界,入群嘛,也會影響世界地緣政治。

變化三,

美歐新蜜月。

最高興的是誰?估計是默克爾和馬克龍,所以第一時間熱烈祝賀。終于,熟悉的美國老大哥又回來了。別忘了,四年前特朗普勝選后,奧巴馬作為美國總統最后一次出國,就是前往德國。按照西方媒體的說法,他是專程來向默克爾告別:西方世界,以后就拜托給你了。一如奧巴馬所料,接下來,美歐翻臉,特朗普甚至對默克爾、馬克龍都破口大罵?,F在好了,特朗普走了,志同道合的拜登可能來了。至少暫時吧,小別勝新婚,美歐新蜜月。當然,時間長了,吵吵更正常。

變化四,

氣候變化突破。

對地球來說,喜出望外。別忘了,特朗普有一個理論:氣候變化就是中國編造的謊言,就是想讓美國制造業失去競爭力。這都哪兒跟哪兒?賽先生估計都氣得背過氣了。這樣的態度,對地球來說,真是災難性的?,F在好了,美國總統換人了,拜登大概率會重新加入巴黎公約。新能源企業很高興,機遇又來了;美國石油工業很失落,啊,最親愛的特朗普總統,你在哪里?

變化五,

美國軟實力受損。

在這個世界,要引領全球,光有硬實力沒有軟實力真不行。但過去幾年,特朗普最擅長的極限施壓,損耗的是美國的軟實力。而且,是劇烈損耗。所以,才有了“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的故事。如果美國大選官司沒完沒了,美國街頭繼續撕裂斗爭,那全世界繼續看笑話,美國形象更加糟糕。當然,拜登執政后,應該會極力彌補這一點。但這么劇烈損耗下來,再怎么彌補,美國也不是原來的美國了。

變化六,

俄羅斯壓力山大。

壓力最大的,應該就是俄羅斯了。別忘了,拜登可是明確說過:美國目前面臨的最大威脅,就是俄羅斯。過去四年,美俄關系已經很糟糕;但未來四年,可能會更加糟糕。當然,俄羅斯也不是善茬,那一番惡斗就免不了。這一點,不需要我多說了,大家看吧。

變化七,

美土關系可能激化。

雖然美國和土耳其關系也不咋地,但算起來,埃爾多安可是和特朗普煲電話粥最多的外國領導人。反正,土耳其最近能這么強勢,沒有美國的一點默許,估計也不可能。但現在,白宮如果真換人了,美國和俄羅斯博弈加劇,土耳其和法國各種鬧騰。美土關系,真有點懸。

變化八,

美伊關系柳暗花明。

大舒一口氣的,估計第一個就是伊朗。別忘了,就在今年年初,因為獵殺蘇萊曼尼,伊朗和美國差點真打起來。唉,最后倒霉的,卻是一架烏克蘭客機……白宮新變化,伊朗核協議可望復活,對多災多難的中東來說,這算是一個難得的好消息吧。但以色列會答應嗎?翻燒餅式的折騰,估計還少不了。

變化九,

亞太博弈加劇。

從奧巴馬后期的“重返亞洲”,到特朗普心心念念的“印太戰略”,一個大趨勢沒變的,就是美國加緊在亞太重新布局,從中東撤軍、從阿富汗撤軍,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將更多資源轉移到亞太。針對的是啥?我不說你也知道。但由此,美日關系、美韓關系、美印關系、美澳關系,等等等等,都在發生變化,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最大的變局應該就在我們周邊。

變化十,

中美關系新變數。

肯定是新變數,新的四年,必然會有新政策新變化。要看到的是,大選中雖然中國一再躺槍,但比起特朗普的極度抹黑,拜登相對克制;在他口中,俄羅斯是最主要威脅,中國是最大競爭對手。這還是有微妙差別的。我們不必有幻想,做好自己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只是期望能回到相對理性的軌道上來。但有一點也可以肯定,再也回不到從前了,這個世界,再不是以前的世界了。當然,這個世界,也沒有中國人過不去的坎。

    A+
聲明:本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